【潮論新聞網評論作家/陳慶之】
台灣最近的外交戰,就是與中國都申請加入「CPTPP」(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),中國對台灣的申請,立即展現「戰狼外交」的野性,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說,台灣參與區域經濟合作,必須以「一個中國」原則為前提,反對民進黨當局以經貿為由拓展國際空間。

台灣比中國更符合自由貿易條件

我駐日代表謝長廷認為,目前還不是會員的中國反應相當嚴厲,要是中國比台灣更早入會,可以預見其一定以會員身分杯葛,台灣就不可能參加了。因此蔡政府迅速申請入會是正確的。

謝長廷表示,依目前的規則程序,只要有一個會員國在程序上持異議,台灣要加入也是困難重重。只是,中國要策動一個會員國扮演這樣的角色並不困難,反而中國也在一起,有一個對照組可以比較。

他從日本媒體的反應觀察指出,諸多言論認為,台灣比中國更符合CPTPP 要求高標準的自由貿易條件,因此若只阻止台灣加入,道理上講不通。

他表示,CPTPP要求高標準的貿易自由,中國的國營事業等體制還有差距,但不能忽視其經濟體市場規模大,也具吸引力,有幾個會員國持續為中國發聲。日本輿論界分析其申請動機,咸認是在牽制台灣。

中國將美化其貿易紀錄,大打國際公關戰

至於後續的發展,可能有幾個面向:一、台灣與中國都加入,就跟WTO一樣,台灣多了一個生存發展空間,也凸顯了「一中一台」。二:中國加入、台灣被拒絕,但謝長廷認為可能性不大。三:台灣與中國都不被許可加入,這會讓中國很傷面子,中國的目的是不讓台灣加入,若連自己也不被加入,等於台灣的實力與中國平起平坐。

那麼,有沒有可能台灣加入,中國反而被拒絕?這是一個機率不高的選項,中國仰賴其廣大市場,加入任何國際組織,都可以不太遵守規則,而且其滲透力十足,相關國家都可被中國收買,且台灣最大的靠山美國,還不確定是否參加,現階段台灣與中國就已戰成平手,中國應該覺得汗顏。

重點是,台灣與中國都要與其他國家,一起接受自由貿易的規範審查,中國本身缺失很多,但他會做足公關,讓親中國家為其美言,甚至掩蓋中國的缺失。日本在嚴格審查中國貿易紀錄這一環,與對台灣的態度比較相對保守,就能略窺一二。

台灣命脈繫於美國,不是中國

基本上,由於日本政府發言人加藤勝信曾說,「CPTPP允許獨立關稅區加入,台灣在規定上可以加入」、「在CPTPP規則下,台灣有資格申請加入,況且台灣在世界貿易組織(WTO)和亞太經濟合作會議(APEC)論壇,早就是獨立成員。」

實際上,CPTPP的戰場,就是一個政治角力所,有沒有參加,並不會影響一個國家的經貿,美國就已退出,英國則在年初才申請加入。台灣與美國、日本、中國個有經貿往來,而且有中國在的地方,大多烏煙瘴氣,像中國就不管WTO規範,說停止就停止台灣的鳳梨進口,未來有中國在的CPTPP,大概不會好到哪裡。

台灣申請參加,純粹就是要展現不同於「一個中國」的獨立經濟體,或是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。台灣的命脈主要繫於美國,這是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、民眾黨等親中政黨最大的差異,所謂「親美和中」的口號很好聽,但不可能做到,美國不會同意台灣親中,中國則不讓台灣親美,想要兩邊討好、取巧,要看自己有多少斤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