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潮論新聞網評論作家/吳崑玉】
最近中國20多個省大限電引發各方關注,原因很多,缺煤與煤價高漲應是首因。但問題來了,煤、電這種民生基本物資,在中國是並未完全脫離計劃經濟體制,被國家機器高度控管的。即使在台灣自由市場經濟,電力事業仍屬國營事業,偶然的跳電限電便會被全民公幹,立馬補強。中國這麼強調社會主義與集中控制的國家,怎麼會放任「嚴冬缺電」這種事情發生?而且缺到工廠停產,市區停電,產煤的東北缺電缺得最厲害,還可能一路要缺到明年三月?

翻攝自微博

據大陸媒體陸續曝光的消息,整個事件大約是這樣發生的:大陸的電價是國家控制的(計劃經濟),但燃煤等原物料卻開放自由市場。由於近年搞「能耗雙控」,煤礦礦災,政府監控到煤老闆關礦不生產,又因外交上與澳洲鬧翻,禁澳洲煤進口,使得相關股票、期貨、指數盡數上演「煤超瘋」行情。依據新浪財經的資料,去年9月大陸動力煤的行情約每噸570元人民幣,到今年8月已漲到每公噸約900元,9月破1000元,現在近1400元,一年間足足漲了近2.5倍。近日彭博報導,澳洲紐卡索港(Newcastle)的優質燃煤價格升至每公噸203.2美元,相當於1310元人民幣。運到大陸的到岸價1400,應屬必然。

翻攝自推特

往回推,2002年起,國務院推出「電力體制改革方案」,實施廠網分離,國家電力公司發電部門被拆成華能、大唐、華電、國電、中電投5大電力公司,輸配電部門則分成北方的國家電網與南方電網兩公司。但這7家公司仍由國務院委員會監督管理。2015年3月,中共中央發了文件,開始推動電價與電力自由化。2017年實施分電壓等級核定輸配電價,2018年開始開放售電市場。2020年時全大陸售電公司已超過4,500家,原期待改革過去由政府訂定,或各省決定電價制度,透過市場開放,達到降低成本,低價供電的目標。

但市場化與民營化並沒有達到預期效果,反而弊端叢生,購煤弊案不斷爆發,中央嚴查。重慶煤礦礦災,中央又下令嚴查煤礦工安,煤老闆們嚇到乾脆關門。核電系統後來併入中電投,核火一家,但燃煤發電仍佔7成。

其實拉閘限電不是今年才發生,只是過去只限於部份地方。2020年12月,湖南、浙江、江西都因電力供應短缺「拉閘限電」,不過多僅限於工業用電與商辦限電。此時,電力結構與市場機制的缺失已經暴露,但中共中央似乎仍未警覺問題嚴重性,既未出手管制電價、控制煤價,還繼續因政治因素禁止澳煤進口,直到現在全面爆鍋,才不得不准許澳洲煤上岸。

這整個煤、電政策的發展路徑,完全印證了幾十年來大陸鄉民對中國經濟政策亂象的順口溜描述:「一抓就死,一死就放,一放就亂,一亂就收。」這波限電危機過去後,中共中央鐵定又要辦一堆人,然後收緊電力自由化,讓現代國家不可或缺的電網結構,重回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和中央發改委的懷抱。

但在表面的經濟政策背後,更值得探究的是習政權實際上的「控制能力」。「集中力量辦大事」、不斷「國進民退」,收回經濟權力的背後,需要的是極有效率的管理系統。所有帝制或威權體制的核心,就是「控制能力」,一旦出現破口,開始失控,威權體制崩潰只是時間問題而已。「控制」是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核心,卻也正是其致命弱點。你想想,企圖將幾千家公司,上百萬顆頭腦激盪交錯的事務,集中到發改委幾十幾百個人身上,甚至要等習大大身邊那幾個小組拍板決定才能動作,在時間與優先順序上,必然產生排擠效應與時差(lag)。而lag,正是麻煩會不會長成危機?危機能不能及時消滅?的關鍵因素。

從危機處理的角度來看,拉閘限電這事根本不該發生,就算發生也頂多發生於局部省份,根本不該延燒全國。一年前湖南、浙江的缺電,便已顯現出電力需求與供給的落差,澳洲煤炭是禁不得的。至少8月時,煤價浮動便已漲到翻倍規模,預告電廠將會經營不下去,要嘛漲電價,要嘛解封增供給,但老習政權依然紋紋不動。到了限電危機出現,中共中央才開口要求確保電力供應,問題是電力供應跟志願軍打長津湖不一樣,不是下死命令逼人海往上衝就可以解決的,那是貨真價實的一分錢一分貨,一塊煤一度電。唯心論式的死命令,永遠衝不破唯物論的物理限制,毛澤東的大躍進悲劇就是這麼發生的,老習現在卻又重演一次同樣的劇本,只不過上次是糧,這次是電。

換句話說,從鄭州水患到拉閘限電,愈來愈頻繁出現不該出錯的地方出錯,正代表著老習政權的內控能力出了很大問題。凡事都要抓,結果是中央那幾顆腦袋根本沒時間也沒精力指揮每一隻手。亨利福特曾抱怨,為什麼每次我只想雇一隻手,卻給我一個人?彼德杜柆克回他,現實上你永遠只能雇用一個人,就算你弄來十隻手,還是要有人才能讓這些手動起來。市場經濟永遠會比計劃經濟更有效率的原因,便在於這種藏在組織內部的管理原理。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,幾百萬顆頭腦的反應與激盪,永遠比幾顆菁英頭腦來得靈光又反應快速,至少不會等到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才來集中力量辦大事。

三年前,某位學者問我對老習的看法,我隨口回他:「三年內可能要出大事。」因為一隻手要緊抓一顆籃球,就算是國手也抓不了太久,何況是裡外都想抓,什麼都想抓?這會使習大大變成一個一直在丟接瓶子的雜技團團長,手忙腳亂砸瓶子只是時間問題而已。怕的是,如果砸下的瓶子愈來愈多,勢必讓其分神錯亂,那就可能所有瓶子一下子全砸了下來,演成一場無法收拾的災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