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潮論新聞網評論作家/】 
鄭麗文指蘇貞昌會第一個投降,蘇揆罵她不要臉,又引發一波藍綠對罵。

其實,老蘇不必那麼生氣,淡淡回鄭:「妳可以罵我壞,但你不能嫌我笨。我這種老台獨,投降中共馬上就會被弄死,我那有那麼笨?像鄭委員曾有那麼輝煌的民進黨台獨資歷,就算現在再怎麼幫老共建功立業,也不過是比我晚個一、兩波被鬥爭到死,妳可要想清楚啊!」

1949年中共建國後,接收了大批國民黨時代留下來的軍隊、官僚、商人、知識份子、與一般民眾。當時大多數自願留下的人,多半認定這只是中國歷史上另一次改朝換代,只要別談政治,跟著政府走,或頂多跟著喊喊口號,叫我綁辮子就綁辮子,叫我衣服開左邊就開左邊,別跟當權派對著幹就一樣能過日子。只要別鬧事,那些政治鬥爭和腥風血雨,便不會降臨在自己身上,總比幾十年來長期戰爭那種無差別殺戮好太多了。

從父母輩口中,常常聽到類似的敘事,解說當年祖父母輩不走不跑,或乾脆投降的理由。「反正國民黨是不行了,未來一定是共產黨當家。反正最後都得被共產黨管,那還不如早點投降,可以談點比較好的條件。」這是許多投降者當時的心境,一開始也的確如此,但後來才發現他們錯了。

建國後一年,韓戰爆發,中共調了主力精銳部隊入朝鮮打「抗美援朝」,幾個主力兵團都有擴編,擴編的單位幾乎都來自國民黨降軍。有些部隊待遇比較好,成建制的運用,還能保有自己的武裝,但有些部隊根本是去當砲灰。美軍老兵在長津湖紀錄片中便描述,共軍人海第一波上來是有槍的,第二波是沒有槍的,就撿第一波掉下來的槍用,第三波則是政工,手持自動武器,誰後退就給斃了。這是蘇聯當年對德戰爭時的打法,史達林格勒就用過,老共整套學去,用來「消化」尾大不掉的國民黨降兵。

你以為不當兵就沒事,錯了。1950年,老共才建立政權不到一年,便展開了「鎮壓反革命運動」,簡稱「鎮反運動」,目標是前中華民國政府官員與國民黨殘餘勢力,特工以及傳統會黨、幫派、土匪等地方武裝。據中共官方資料,約有260萬人被補,87萬人處決。外界推估,實際死亡的約有200萬人之譜。

在農村,老共發動了「土改運動」,批鬥富農、地主,不從者便私刑殺戮,或逼他們掃地出門,死亡人數估計100萬至500萬,差距如此之大,原因是農村根本沒有精確戶口,各鄉各村自行發動,根本沒有死亡統計。

你以為沒幹過壞事,又不是地主,再多認識幾個共產黨官員就沒問題了,又錯了。1951-52年的「三反五反運動」,第一年打的是「反貪污、反浪費、反官僚主義」(三反),這是針對官撩系統。第二年砍的是「反行賄、反偷稅漏稅、反偷工減料、反盜騙國家財產、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」(五反),對準的是私人工商業階級。這波死亡人數不多,但影響層面甚廣,許多商人掃地出門,富人們淨身出戶,或受不了打罵、批鬥、羞辱、酷刑而自殺。天津因三反運動商業批發和糧食交易減少一半,運輸減少四成,稅收減少四成。上海一地失業工人13萬,平均每天自殺10人以上,許多是全家一起自殺。重慶糧食因此供應不上,逼得西南局書記鄧小平向中共中央發出電報,嚴厲批評三反五反運動不當。

今天回看三反五反,會很驚訝的發現,那些口號與作法,與近年習大大對國內官僚、工商業、和影劇圈的整肅何其相像?!老習想向毛澤東靠攏,但效法的不是老毛的軍事天才與文采,而是他的殘酷鬥爭手法。

三反五反後老毛安靜了幾年,1955,又再搞了一波「肅反運動」,要徹底肅清中共、政府、軍隊中「暗藏」的反革命分子。根據解密資料,這波肅反運動中有140多萬知識分子和幹部被迫害,21.4萬人被捕,2.2萬人被槍決,總共死亡5.3萬人。

好嘛!我既不貪財也不貪污,又遠離政治不當官不當兵,乖乖做點學問總可以了吧?! 1957年4月2日,中共中央發布《關於整風運動的指示》,開始了「大鳴大放」運動,知識界鬆了一口氣,覺得老共這下真的轉性了。5月15日,毛澤東發表《事情正在起變化》一文,覺得民主黨派和高等學校中,右派聲量太大了。6月14日,人民日報社論指出,「讓大家鳴放,有人說是陰謀,我們說,這是『陽謀』。」,要先辨別鮮花毒草才能拔掉,便出於此文,據說這是毛澤東親筆寫的。

大鳴大放6個月後, 10月15日,中共中央下達《劃分右派分子標準的通知》,展開了「反右鬥爭」,55萬人被劃歸右派份子批鬥,大批知識份子被判勞改、去職、批鬥,許多人受不了就自殺。音樂家傅聰的爸爸,翻譯家傅雷,便在這一波反右鬥爭中被定為右派,後在文革時上吊。

換句話說,當初投降中共的國民黨人,不是死在那兩波「肅反」,就是死在朝鮮,再不被「土改」掃地出門。以為什麼人都可以買的工商業界,被「三反五反」清個乾淨。以為老毛是文人,會容忍數千年來春秋之筆的知識份子,與自以為協助建國有功的民主黨派人士,全掛在「反右鬥爭」帳上。即使想「茍全性命於亂世」,也逃不過後來的「文化大革命」,自我了結,只求死個痛快。

在毛澤東一系的思維中,不斷鬥爭才是進步之道,人情從來不是考慮重點。而習大大一派,正在向老毛一系看齊敬禮。台灣大多數人,不是被歸為「台獨」,就是列為「華獨」,後者包括所有中華民國派,和一直維持現狀不追求統一者。在老共眼裡,大約90%的台灣人都掛在帳上,問題只是第幾波清乾淨而已,一個都跑不掉。

所以,現今許多統派藍營之流,不過是老共鬥爭序列較後頭的人物,並不會因為現在主張統一或九二共識而將其罪孽一筆勾消。你以為他們不知道?他們聰明得很。他們現在只是想藉此表態拿點對岸好處,跟酒店小姐一樣,給摸給抱講盡好話,從火山孝子或款爺身上賺飽,就趕快從良跑路,到國外找個沒人認得的地方重新開始人生,誰給你在台灣繼續窮耗?!

毛派中共不是我們所認得的正常人類,如果你對他們「推己及人」,那你的麻煩可就大了。在這種亂世,壞點沒關係,但笨就沒得救了,大家的腦袋可要放清楚點哪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