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潮論新聞網評論作家/朱文錦】
基進黨立委 3Q 陳柏惟的罷免案週六開票底定,3Q 成了第一個被罷免成功的立委。開票後當然成為這兩天來最熱的話題,不,事實上在投票前,甚至是國民黨黨主席選舉的時候,這場地方性的罷免案,就開始成為全國性的話題。原因無他,這場罷免投票不只是台中第二選區的中央民代適任與否的民意表達,也不只是基進黨跟陳柏惟一黨一人的政治前途,這場罷免案事實上是年底四大公投、2022 九合一大選的前哨戰,也是國民黨是否還有一息尚存的決定戰。

因此一場地區性的罷免案,就在各方賦予不同的意義下,變成一場全國關注的罷免案。但是我們應該要更本質性的去觀察這場罷免案的內容,去探討 3Q 陳柏惟罷免案的發生跟結果為什麼是這樣,從而找出避免再次發生的解答。我無意也無能提供答案,但希望提出一些觀察,讓有能者做為參考。

事實上罷免案的提起,當然就是國民黨在韓國瑜被罷免成功後,在狂怒狂羞之下發起的一波報復性罷免,之前的王浩宇、黃捷,這次的陳柏惟,到接下來的林昶佐,都是國民黨的目標。國民黨報復罷免不奇怪,但問題是:為什麼是這些人?其實就是因為這幾個人要不爭議性大,要不組織基礎弱,國民黨也是精心計算,有挑過的。

再者,這些人都是第三勢力小黨,儘管王浩宇後來加入民進黨,但也是黨內孤鳥;而黃捷、林昶佐退出時力之後就是無黨籍,陳柏惟則是基進黨唯一一席公職。因為是小黨,所以沒有政黨資源也是共同特徵。

而既然沒有政黨資源,那跟大黨合作呢?然而這些小黨或無黨籍民代,都各有堅持的主體性,難以跟大黨密切往來,唯恐被視為大黨附庸。從這次陳柏惟罷免案中,民進黨為了尊重基進黨主體性,只能在外圍幫忙,讓基進黨自己掌握主導權,導致罷免防守顯得有點進退失據看得出來。這是第三。

第四,由於出身小黨,他們的主體性堅持表現在理念、理想上。然而地區性民代跟地方基層的關係密切,對地方來說比起理念更多的是人際關係,更多的是生活現實。小黨在沒有資源下,很難維持回應地方基層在生活各個層面的需求,譬如說大量服務案件所需的人力物力成本。以及在理念跟現實衝突時要妥協多少,才能回應地方傳統價值觀的抉擇。

第五,他們都是空降。比起民進黨、國民黨等傳統大黨,這幾個人的當選都是刺客當選,都是在大環境下、大黨禮讓等因素而當選,缺乏大黨長久經營所建立的組織人脈。空降一旦選上之後,就不得不面對現實,也就是要怎麼解決空降者落地後處於孤立無援的困境。

所以就以上看來,對小黨來說,從事基層經營,以及妥協理念,這些第一線政治工作的實戰體驗,就是要去面對的。而對大黨來說,先看民進黨,如何跟小黨合作,得要從這次協助基進黨的經驗中去找出更好的互動模式。再看國民黨,經此一役其實並不是好事,因為看來國民黨就是回到黑金、回到地方勢力把持的衰弱老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