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潮論新聞網評論作家/ 陳慶之】
美國國務卿安東尼.布林肯(Antony John Blinken),在9月下旬向東南亞國協外長們預告,華盛頓將在秋天發布一項針對更廣泛印太地區的新的綜合戰略。這個「新印太戰略」,外界都很關注,但心態大不同,至少台灣很期待,中國則擔心受傷害。

美國「新印太戰略」,中國是什麼角色?

台灣期待的是,美國能在「新印太戰略」中,明確表示對台灣安全的重視,最好能把「盟友」、「同盟」、或是協助防衛「台灣是個獨立國家」等字眼放進去,這是對抗中國武力犯台最有力的保障。而且,日前美國總統拜登才說,若中國攻台,美國會「防衛台灣」。

中國希望的是,「新印太戰略」不要把矛頭對準它,不要搞圍堵戰略,不要在貿易戰之後,又補上軍事戰,更不要聯合其它太平洋國家對付它,也不要在南海、台海頻繁軍演,或以航母向中國示威……。中國的「不要」確實很多,但美國屆時會不會讓他「不要、不要」,還不好說。

美國一向在關鍵地區,保持「戰略模糊」,台海是它維持「模糊」最久的地方。過去美國曾出兵朝鮮、越南,非洲索馬利亞、利比亞,西亞的伊拉克、敘利亞,中東阿富汗等,雖然不少美國人認為,「美國的軍事行動是失敗的」,但何謂失敗?還是所謂的「成功」,是美國要統治這些地區?

美國海外作戰,成敗的主因在政治

美國要宰制這些戰爭,不是沒有能力,多數未能如願,主要是政治問題,而非軍事錯誤,因素包括種族、語言、文化,甚至宗教,還有當地政府。政治問題會影響軍事行動,美國要贏得一場戰爭,必須國內與作戰當地的政治有一致的共識。

美軍打越戰,越南人民認為是帝國主義入侵;中東的戰爭,當地部分人民認為是侵犯「阿拉」;在其他地區,有的是美國所欲扶植的政權,不是民心所向;在阿富汗,塔利班有不同國家在背後支持,以對付美軍;當然,美國國內也有很強的「保守主義」意識,一直反對美軍出兵海外。

如果美國秉持「保守主義」,任憑世界局勢自然演變,如今的國際會是如何?更重要的是,美國恐怕不會成為世界霸權,因為這些戰爭所在地的動盪,已經影響到美國的發展,尤其是經濟,畢竟美國的貿易網遍布五大洲,礦產資源相當程度與其他國家有互賴效應。

歐盟《印太合作戰略》,要在南海部署軍力

除了美國,歐盟也提出自己的《印太合作戰略》,而且更早就公布,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(Ursula von der Leyen)說,「印太地區是美國和中國地緣政治競爭正在加劇的地方,我們看到了世界各地的後果,但在這個地區最為明顯」。

馮德萊恩強調,「這裡存在著陸地和海洋邊界的衝突,主要參與者之間缺乏信任」,他還指出,歐盟經濟的兩條主動脈之一穿過這個地區,通過南亞海,我們40%的貿易是通過船運進行的。我們對保持這個航區的自由有很大的興趣,也要加強在這裡的海軍部署。

以美英澳為主的聯盟,以及歐盟都到了亞洲,這是過去僅見的,歐美國家在21世紀的前20年,對中國抱持期待,認為改革開放的中國,會逐漸邁向民主化、進入世界村,這些都被習近平給打破了,現在為了國家利益,必須把目標轉向防範這個無孔不入的中國。

台灣具有天然的戰略地位,還有護國神山的高科技產業,是歐美不得不重視之處,但不表示他們會從此支持台灣、反對中國。國際政治是現實的,台灣仍必須創造本身的價值,才能讓自己免於落入極權專制的魔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