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潮論新聞網評論作家/吳崑玉】
羅智強等人為了四項公投造勢,揚言要在凱道睡上七七四十九天。一開場便請了趙少康、游淑慧等人來演魷魚遊戲中的一二三木頭人,羅自己則扮成持槍衛兵,但這場開場戲,沒人搞得清楚到底要訴求什麼?

首先是配色問題。為了模仿魷魚遊戲橋段,大娃娃穿的衣服是黃色上衣(新黨?時代力量?),成員穿的是綠衣(民進黨?),開槍的衛兵是粉紅色制服(小粉紅?)。如果是純模仿也沒什麼問題,但這是政治活動行動劇,顏色意識本身就會生出很多戲來。全然模仿原劇角色配色,意思是時代力量和親民黨在喊口令,綠營人士想搶公投票的行動自由被小黨的口令給限制住,不聽話的就被小粉紅開槍嗎?那藍營呢?藍色根本不存在?

再來是劇本結構。原劇中一大片人只要口令一停還在動就被射死,最後只剩下幾個人過關,很多人為了生存躲在人家背後,以鄰為豁。現在幾個藍營政治人物演這齣,原意大概是要表達不畏艱難向前衝,也要取得公投勝利。但那個發令的娃娃到底代表誰?為什麼三不五時叫大家不准動呢?不顧一切往前衝會怎樣呢?拿到寫著四大公投的牌子後,又會產生什麼改變呢?完全沒有說明,也沒有連接上政治訴求,就是一場純粹的模仿秀而已。

如果事前仔細規劃一下劇本,這場政治戲其實可以演得很有味道。那個大娃娃穿套裝戴眼鏡頂短髮,代表蔡英文。旁邊持槍警衛服裝改成綠的,一樣戴面罩,可以多幾個,代表塔綠班和817。參與群眾可穿便服或綁淺藍絲帶,但藍營政治人物穿藍色制服。一開始大家往前跑,大娃娃一喊「123木頭人」,大家就停;轉頭再跑,「抗中保台」,又停,不停下來的就被塔綠班開槍打出局。再來,「四個不同意」,一般人停止動作,但戰鬥藍互看一眼,「四個都同意」,挺身強衝,帶動所有群眾不怕傷亡往前衝,搶下牌子,擊散塔綠班,推開大娃娃。以代表奮進公投,打破綠營封鎖,推翻蔡政府的意義。這種演法,不是比較有戲,比較能夠連上政治訴求,也更符合原本想達成的政治目標嗎?

更有問題的是夜宿活動的規劃。歷來上凱道抗爭,要嘛是人多勢眾,嚇倒府內官員,如紅衫軍。要嘛是以自身生命存無當作抗爭籌碼,絕食抗爭以激發悲壯情緒和眾人同情,如林義雄。至少也要像刑法一百條時的幾位法學教授和台大學生,靜坐阻攔即將到來的閱兵活動,迫使政府低頭談判。幾個政治人物搭行軍床睡帳蓬,是能激起什麼同情或政治漣漪?至少徹夜宣講,說明理念與抗爭理由吧?完全沒有。結果連幾天的新聞和網路焦點都是「陳O珍陪睡」,「蔣O安同眠」,「共度寒冷冬夜」…之類的酸文。夜宿凱道,是要訴求藍營政治人物們「空虛寂寞覺得冷」嗎?

更扯的是,跟八百壯士時一樣,喊得如此激昂悲壯,天亮時帳蓬裡僅餘兩、三位工作人員駐守,通常還沒有政治人物坐鎮。當年阿扁罷免案時,咱前老闆宋主席,好歹在群賢樓台階上,頂著35度高溫,帶著幹部與支持者們,紮紮實實坐了7天。活動結束後我直衝三溫暖報到,身上搓了三次肥皂才看見泡沫,洗衣房抱怨我的野戰褲一丟下去就出一鍋黑水,洗了四、五次才看見清水。既是一場街頭野台抗議活動,還是得吃點最基本的苦吧?!

藍營政治人物多半養尊處優,本就不適合這種吃苦耐勞的街頭抗爭,但若真有需要演一場,那也起碼認真點,演得像一點,而不是做條新聞給媒體拍完了事,連圍觀群眾都覺得不值,誰會前來力挺?在家看電視的人又怎會感動而出來陪伴?一個沒有擴散能量的活動,就只是一場秀而已,永遠發展不成一場運動,更何況連這場秀都缺乏嚴謹規劃,連肥皂劇都比不上。

藍營長不大的毛病就在於此,老想模仿最紅最熱的橋段來海盜割韭菜,卻總是拙劣到讓人看破手腳,可以把魷魚遊戲演成了五味軟絲,把好好一齣劇模仿成一道小菜,還真是需要有點天份,真是不容易。

喔! 對了,魷魚跟軟絲雖然長得有點像,卻是兩種不同生物,一個要用烤的才香,一個可以川燙加五味醬,料理方法也不一樣,下回別再搞錯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