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吳崑玉 專欄作家
二十年前「泛藍」這名詞剛出來,我就講過:「沒有泛藍軍,只有泛統軍。」原因無他,缺乏戰略思維而已。

正因缺乏戰略思維,所以經常「在錯誤的時間,錯誤的地點,和錯誤的敵人,打了一場錯誤的戰爭。」這是布萊德雷對於韓戰的評語,卻是深藍人士們的日常。這些深藍人士常有著好學歷,好經歷,或者好家世,但打起仗來卻像個彩衣娛親的老萊子,哇啦哇啦半天,不但打不到痛點,還弄得自己滿身是傷。

比如說,深藍掛很討厭「同島一命」這個口號,不停酸說那些民進黨高官跟我們不同命,社會上一堆人快因疫情餓死,仍有人吃香喝辣。疫苗不夠,有人特權先打,向來是「同島不同命」…。

請問一下,好心肝偷打的那一千多個「志工」,有多少人都是有頭有臉的藍營支持者?
疫苗管控不嚴的台北市政府,不也是親藍的柯P在當家?所以,深藍厭惡「同島一命」這個詞,到底是真的在為社會申冤?
還是骨子裡根本認為自己是個優越天龍人種,不該與底層大眾同命,應該屬於自己享有的優先特權怎麼被人家搶先佔了?如果今天疫苗先打在你身上,還會靠夭嗎?


圖片取自網路

好吧!就算你講的都對,各位先進許多也在政府服務多年,不會不懂進口疫苗或國際搶疫苗這種業務,純粹掌握在官方手裡,那是戰略物資,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東西。藍營拿疫苗來當主戰場,雖然很容易可以炒作群眾恐懼心理,但最後一定會被官方殲滅,因為民間完全沒有施力點,沒有可以自行解決的途徑,除非當乞丐去向上海復星跪求BNT,台灣群眾會接受嗎?

如果泛藍政治人物換個題目,主打紓困缺失,那戰場可就大了。從商圈、小吃店、市場攤販、旅遊業導遊領隊、計程車等各種運輸業,一直到因疫情失業嗷嗷待哺的年輕人,看到繁複無比的紓困方案時都傻了眼。勞工補貼要以前年收入為基準,因為去年收入還在申報所得稅,勞委會說他撈不到資料,只能用前年為依據。他X的前年還沒疫情,我還沒失業啊?

勞工可申請10萬元紓困低利貸款,但10萬元能幹什麼?一個三口之家,頂多兩個月就不夠用了,這還沒算房貸。條件還限制在108年個人各類所得在50萬元以下,名額只有50萬個,結果開放才4天,申請人就逼近111萬個。行政院不得不回去檢討整個方案。

藍營政治人物為什麼不將戰場轉去主打紓困方案呢?各立委與地方民代都有在做選民服務,光蒐集轄區內各種各樣活不下去的紓困案件,就可以先協助申辦,辦不成就陳情請願,累積到一定數量,再整批拉去行政院討飯請款。不必動員,天天都有人會來,每個立委都有表現機會,連甲動都不必發。

立委喊過發現金,但更精確可行的是提出法案,要求提供「信用卡低利紓困」,每月額度3-5萬,封城多久就可以申請多久,還款期限可展延一年,利率比照原紓困方案,直接由信用卡配發使用額度。排富標準只要訂出來,信用卡發卡公司本身就能完全掌握消費者過去所有的消費紀錄,刷卡貴婦富少,一個都逃不掉。而且疫情下,每餐靠Uber Eat過活的大有人在,透過信用卡不是比較簡單有效,又減少行政負擔嗎?這事只需金管會透過國內行庫就可以搞定,國外銀行自由加入,不配合的就鼓勵消費者換卡。這樣不是一舉多得又簡單好用嗎?

在危機當下,人們也許會因恐懼或饑餓隨著政客一時起舞,但很快就會被食物與疫苗拉走注意力。
流寇是在饑荒最嚴重時聚眾破城殺縣官,重點還是要能開糧倉,否則幾天就全餓死了。法國大革命不是發生在饑荒最嚴重的時候,而是大家開始有麵包吃了以後。作戰時機不同,就需要有不同的戰略目標,老K成天吵疫苗不夠,疫苗來了就自然消音,玩了兩次還不換戰術,紓困戰場遍地開花,卻只會蹲在家裡靠夭不去收割,不是豬頭是什麼?

蔡政府不見得做得多好,但泛統軍的豬腦袋,讓蔡政府連戰皆捷。危機真是個好考場,想想如果今天是這群豬頭當政,恐怕台灣早就被玩完了。那時喊的鐵定不是「同島一命」,而是人人在喊「死裡求生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