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朱文錦

美國送來 250 萬劑莫德納疫苗後,國民黨或許是很急,或許是很羞,總之很怒,批評民進黨政府是「疫苗乞丐」。這從台北市議員羅智強起頭,黨主席江啟臣接著力挺,到立委李德維最好笑,為了支持這個說法,還承認了名嘴反擊國民黨當年接受美援的歷史才是貨真價實的乞丐,是「不能說是偏離事實」的反擊。為了攻擊執政黨,國民黨可以說是褲子脫了也終不悔。

其實上面描述的,恰好就是美國加碼援助台灣疫苗的原因。因為美國官員直接對媒體透露,美方發現「台灣的政治疫情比實際肺炎疫情還要嚴重」,國民黨的「疫苗乞丐」說,就是台灣的政治疫情。事實上這顯示出一個狀況,就是美國跟國民黨的關係已經滾滾長江東逝水,一去不回頭了。

疫苗短缺是國際現況,即使是富有強國如加拿大也拿不到已訂疫苗,生產 BNT 的德國自己都沒有足夠的疫苗可打,但台灣的反對黨竟然不顧現實,塑造中央政府刻意阻擋疫苗的輿論來攻擊民進黨政權,這對美國來說是很不可思議的,所以說這是嚴重的政治疫情。美國對國民黨的政治動作無法理解,顯示了他們兩邊沒有溝通。另一方面,國民黨對美國捐贈台灣疫苗一事感到錯愕,反應卻是批評「疫苗乞丐」,這也顯示了國民黨跟美國的交流已經中斷,才會不理解美國對台灣的支持。

國民黨跟美國已經失去溝通之後,沒想到不思彌補,反而加大力道攻擊,對已經視國民黨為政治病毒的美國來說,心裡會有什麼感想可想而?

武漢肺炎疫苗作為戰略物資,將之拿來援助本就是國際外交的表示。美國、日本分別捐贈台灣疫苗後,立陶宛也以兩萬劑 AZ 疫苗來支援台灣,他們都表明了一個原因:「與台灣是民主自由的盟友」。這就是疫苗外交的本質,合作、互利、同盟。這也是台灣之前援助世界口罩,「Taiwan Can Help」的同一種思維。如果以「施捨乞丐」來詮釋「疫苗外交」,這不只是簡單的斷章取義而已,這會是清清楚楚的對外宣告:我自斷與國際社會交流的機會。

所以國民黨是在打一套七傷拳,三分攻擊民進黨,七分自傷國民黨。這是自絕未來國民黨站上政治舞台的可能,自掘墳墓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