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球-台灣-台北市-柯市長,您好:

我是宇宙中第五維度與地球平行時空的「地保」星上,一個與台灣對應的小島的首都市長,我的城市叫作「紫微」。我的名字是Purple Oyster,意思是「紫色的蚵」,朋友都叫我PO。與您一樣,我既是市長,也是在野黨主席。

我們這裡,也在鬧肺炎疫情,但近來獲得控制。然而時空旅行者警告,接下來病毒可能還會變種,甚至大規模肆虐。
我們正透過虫洞觀察各平行時空中類似的地區,作為萬一必須逃離時的棲身之地。但所有技術也都有其副作用,透過虫洞的搜尋與觀察,使我們的平行時空產生了交叉感應,台北市的政治氛圍影響到了紫微市的政治生態,產生騷動,因此我不得不向您發個星際訊息。

您的老朋友,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總理,現在都在我這裡作客,擔任我的政治顧問。疫情一開始,他們兩人給了我完全不同的建議,毛主席力主「天下大亂,形勢大好」,要猛批中央無能,擴大爭取不滿群眾。但周總理期期以為不可,他的理由不是人道主義,而是這種不滿情緒雖可快速吸收,卻無法累積到明年選舉,我們還是得透過更有效的處理疫情,才能贏得人民信任。

您也知道,他們雖然都已遠離黨公職,但終究還是共產黨。兩人吵了七天七夜,最後在正反合辯證法之下取得共識。定調周總理的辦法是「氣宗」,毛主席的方法是「劍宗」,兩者得要交叉為用。而且得先練足了氣,劍招才能發揮威力,既解決疫情保障了人民生命,又為更上層樓累積了政治資本。

我們這邊的中央指揮中心比你們那邊還廢,而且心腸更毒,小動作更多。毛主席一直想開砲,但周總理攔住了,他認為大敵當前,吵那些雞毛蒜皮的事,只會讓人家覺得我們小肚雞腸。而且,我們紫微市一樣被七殺市包圍,那個老猴市長以後鐵定是我的競爭對手;東北那個破軍市,跟中央同掛,成天找我麻煩。遠一點的南邊還有個貪狼市,那個死胖子市長愛吃又愛甩鍋,被當作下次總統熱門人選。各方對我都非常不友善,市民們每天從這些城市來回通勤流動,但他們的疫調資料都要依照秦朝的法律上傳中央,再由中央下發,還沒有統一格式,彼此完全不互通,弄得我們每天吵架,甚至摔病歷,砸電腦。

頭兩週,周總理陪著我的33號副市長,緊急處理掉不少狀況,至少控制住了局面。接著毛主席主導了新聞操作,不停的砲打中央,也毫不猶豫的打擊剛才那幾個不肖鄰居,包括議員、媒體、名嘴。我們的支持者與中央網軍惡戰到殺紅眼,就差沒拿刀互砍,結果,我們雖然得到更瘋狂的寒天流寇支持,卻也得到大量負面評論,連本來形象不錯的33號都賠進去退居44號。於是兩位老人家又辯證了三天三夜,終於推出了完全不同的作法。

首先,我們放棄把中央的惡意定義為「搞我」,只要這個作法同時造成了其他縣市的困擾,那就叫作「疏失」,我們應該帶頭一起「改良」它。其次,欲成大事者,心胸視野必須先更遠大,不能計較一城一地之得失。最後,大軍作戰,我們也必先組建一支能夠輕鬆應付本市狀況的鋼軍鐵軍,讓人對我們有信心,才會支持我們執政。這組戰略,是明顯上向周總理傾斜的,毛主席自知他的辦法,只能無限上綱到內戰,無法在選舉中致勝,於是退居二線。

接著,我做了件這輩子從來不可能做的事。我低調的去拜訪了未來競爭者老猴市長,希望兩市未來可以在抗疫作戰上緊密合作。老猴市長回應出乎意料的熱烈,因為他也被我們的疫情搞得很困擾。當場把他的主要僚屬都叫進來,決定共組一個「殺破狼抗疫平台」,建立資料鏈讓疫調資料即時互通,紫微市徵召退休刑警與七殺市警力共同協助疫調,所有匡列與居家行動協同並標準化,篩檢、疫苗等醫療資源互通。像我們紫微市醫療能量較好,七殺市閒置土地較多,日後再有大量確診案例出現,我們就共同蓋野戰醫院與臨時隔離所,一起徵召民間力量與後備力量支援,將雙方能量統合使用。

這個平台由兩個市長共同主持,誰也不居功,同島一命,就共榮共辱。雙方局處首長或公務員有私心阻撓者,立馬拔階丟去前線作戰。我的恩師現在在太陽下守篩檢站贖罪,七殺市的某局處長站在市場入口協助驗證分流補過,其他公務員見此自然充份合作,發揮了「孫子殺愛妃」的效果。其他兩個市見此平台效果不錯,也加入合作。我們後來還結合了中部的廉貞市,一起去拜訪南部的太陽市請益,大家都明白病毒才是共同的敵人,只要有人願意先彎下腰來,不要計較誰記嘉獎小功,一切合作都是有可能的。

但我國中央真的很惡劣,用法令卡東卡西,不准這不准那,要求一切上報核准再由他們轉發,極無效率。這時毛主席出手了,他組織了殺破狼聯盟各城市的首長,多點齊放向中央抗議。還寫了首「沁園春 抗疫」大罵中央「惜秦漢八股,阻擋科技;官僚部屬,明槍暗刀;一代天驕,光頭院長,只知肉桶送大鈔…」,文采擊節,引起廣大共鳴,遠強過藏頭罵爛送花籃。

另一方面,周總理帶領下的殺破狼平台愈做愈熟練,同時訓練出一大批可以合作無間的能員幹吏,經此一役更有了戰友情誼。不論市場、社區、個案,一方有事,八方馳援,中央指揮中心最後也覺得這些方法不錯,修正改進,建立窗口,一起運作,追求必勝。

近日民調,我的政黨支持度不但上升10%,信任度也高到70%,負評更創下新低。執政黨的側翼開始擔憂他們家的中央施政無力,拼命打我們卻反而自傷更重。我們正充滿信心朝中央執政前進,而且大家也親身體驗了我們的執政效能,口耳相傳我們黨可以做得更好,而且更能化解爭端。

現在,紫微市已經解封,也不再限制入境隔離,因為我們已經有個良好運轉的機制,足以應付各種狀況。執政黨開始與我們妥協,在疫情處理上合作,未來在政治上仍會競爭,但絕不在抗疫作戰中對抗。其他在野黨也相互間更有了默契,開啟日後合作可能。毛主席還跟大家演講,要求分清楚「敵我矛盾」與「內部矛盾」的差別,在同一國之內,在選舉中競爭,是不能無限上綱的。

柯市長,雖然你們那邊改變抗疫作法的時機已經過了,但我們的經驗仍有日後作為的參考價值。平行時空的歷史進程已經產生交叉干擾,我們這邊有些人想學您的玩法,卻被毛主席連打帶罵的揪出去公開批鬥,罵他白癡,要求找出政治瘟疫的潛在感染源,是為此信緣由。

如果您想觀摩紫微市的一些作法,或親自向您所崇拜的兩位老師請益,建議您可以花25萬美金,向維珍航空的布蘭森訂張太空機票,請他帶您進入虫洞,位置座標已附於信後,只要告知我們時間,我們便會開給您。

最後,毛主席要我轉告您,不要隨便看兩本他的書就亂抄亂用,辯證法是要搭配唯物史觀用的,矮鄧那句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」,才是毛主席與周總理都認同的共識。如果您還是不懂,請您暫離台北,來紫微市親炙教誨,這樣可能對兩顆星球的所有人都是件好事。

祈祝

心安

紫微市長 紫色的蚵 筆 於 地保星-台灣島-紫微市 地球曆 2021.07.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