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/吳崑玉】
疫情才降溫,政治就升溫。離2022九合一選舉還有一年半,各方已開始民調或討論下任台北市長熱門人選,近日政論節目討論某民調黃珊珊上升7趴,蔣萬安危險囉!便是一例。但妙的是,蔣萬安連回應都懶得回,繼續沉默以對,他是那來的信心?!

蔣萬安的老神哉哉,其來有自。選舉這事,外行看民調,內行算選票。從選票上來看,台北市的藍軍死鐵盤大約有60萬,綠軍鐵盤約25萬,柯P的民眾黨鐵盤大約20萬,其他約40萬是游離票,蔣萬安為什麼要緊張?

這種說法的依據是歷年選票資料。2014年市長選舉,台北市總共投出149萬票,國民黨連勝文大連艦隊得票61萬。2018年北市141萬票,國民黨丁守中佛系選舉也得57萬。此二人形象差異頗大,選舉操作激烈程度天南地北,但得票只差4萬。這種數字的意思是:就算丟個機器人出來,頭上掛個車輪牌,一樣有機會得票60萬。

以蔣萬安形象,雖然軟軟的,但仍是師奶殺手,起碼算個正常人,比連、丁二人都少爭議又更美觀,只要不出大錯或弊案,他的得票應是從60萬起算。

柯P在2014年以85萬票大贏連勝文,那是「白綠合作」的結果。2018年白綠分手,姚文智抓走綠營本盤24萬,柯P僅得58萬票,以不到3千票險勝丁守中。兩者加起來約82.4萬,也差不多就是上次那個數兒。

但58萬票並非柯P鐵盤,反可視為台北市反國民黨的票數。此說在2019年柯P組成台灣民眾黨後開始出現分裂效應,2020年全國不分區政黨票,民眾黨在台北市僅得21萬,得票率約13%,這才是其鐵盤。而同一選舉國民黨得票56萬,得票率34%,再次驗證60萬之數。民進黨得票約50萬(494909),得票率約30%,此係拜2020年小英旋風與反韓流效應,使民進黨得票大幅上升。

值得注意的是投票率。台北市選民數大約216萬,投票率每增減1%,投出票數便會增減約2.16萬票。2014年市長選舉投票率約70.5%,2018年約66%,從2014到2018,投票人數減少8萬,對照前述,藍營綠營各少了約4萬,所以市長選舉投票率增減並無明顯流向。但2020年總統立委,台北市卻投出163萬張政黨票,投票率高達76.24%。暴增出來的10趴選票(約20多萬),幾乎全部流往民進黨。顯然台北市的綠軍,平日有種選不贏乾脆不去投票的傾向,但如果有機會贏,或事關大局,全部衝出來投票,仍有約20~25萬的潛在實力。

對比總統選票可能更讓人有感。2020年總統,韓國瑜得票約69萬,蔡英文得票約88萬。88萬可視為2014年墨綠柯P得票85萬的複製貼上加利息。而韓的69萬,則可視為藍軍56萬政黨票本盤加上13萬淺藍選票。另有7萬票投給宋楚瑜,這些淺藍票加一加(13+7),大約就是2020年民眾黨的北市得票。

換言之,在台北市的選票結構中,藍軍是顯性的,死硬的;綠軍卻是隱性的,成倍數流動的。柯P和民眾黨一直是漂浮的,而且從2019年起,就在走「騰籠換鳥」的路線,支持主力從偏綠轉向偏藍,現在更企圖抓韓粉搶攻深藍。但以台北市藍軍選票結構來看,這個想法恐怕有點天真。

總體而言,2022市長選舉,蔣萬安、黃珊珊,國民黨、民眾黨,都有不得不選的壓力,不選的那個就只能送去火化了。在綠軍角度,白綠分手後也不得不選,柯P一路猛轟,也把綠軍打到民氣可用,只要丟出來的人選像個樣子,保住30%本盤,與國民黨34%相去不過4%,仍有一戰可能,沒有不戰理由。所以,2022三腳督是必然的格局,問題只在於選票分配,沒有選不選的問題。

站在蔣萬安的立場,他只要保持形象不墜,選票是從60萬往上加的,黃珊珊搶走的是音量,不見得是選票,到時再喊喊「團結」,藍綠歸隊,音量汽球立馬墜地。站在柯P與33立場,現在不衝,以後連出線機會都沒有。雖然狂轟猛打會損及33過去的理性勤政好印象,損失淺綠支持,但只要黃珊珊與柯文哲仍舊綁在一起,也只能豪賭一把,強攻深藍,否則2022 TMD就得吹熄燈號了。

至於綠軍,台北市本來就不是他們的,所以也沒什麼好損失的。所以乾脆慢條斯理,等到明年過完年再來思考台北市長人選,不必非陳時中不可,只要人選不差,藍軍平均分裂,就有循1994年陳水扁模式上壘的機會。

因此,蔣萬安為什麼要跟人家去追聲量?他只要守好本盤,以時間換取空間,坐看兩個敵人狗咬狗一嘴毛,吵到大家都膩了,時候到再以一個「正常人」的面貌出來收拾殘局,不是比較聰明省力?

俗話說,小時候胖不是胖,2022選舉還很久,現在的音量能否動搖鐵打的選盤?還有待時間考驗。大家是在急什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