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/唐艾文】

疫情雖趨緩但尚未「清零」,為因應國高中小9月1日的開學,台北市長柯文哲拋出「線上線下混合教學」的震撼彈,引發正反兩極的意見;北市初步規劃年紀比較小的國小一、二年級及考量國三、高三升學考試,將以實體上課為主,其它的年級規劃實體與遠距教學同步。

其實五、六零年代出生的人,對於年級分流上課的模式,並不陌生,也經歷過年級分流上課的模式;當時台灣推動「一個不嫌少,兩個恰恰好」的人口政策,但因出生率仍然很高,導致國小中、低年級的學生,必須以上、下午分流為運作的模式,讓導師與孩子能使用教室進行授課。

美國在疫情期間,也是採取年級分流的措施,不過也有採取班級人數分流的機制運作;今年2月左右,美國部分州針對十二歲以上的孩子開始施打疫苗,對應的染疫死亡、甚至疫後重症風險大大降低;因此美國多數州,也開始解禁大型的活動,甚至人們在生活中,也可以不用戴口罩。

台灣相對於美國,第一劑的疫苗覆蓋率,最快也要到八月底左右才有可能達成六成以上,因此柯文哲在接受專訪時,才會拋出學校「線上線下混合教學」的機制;其實這是以傳染病學基礎做的假設,但重點來了,班級如何只讓五個人到校、二十人線上居家上課,這點柯文哲並未交代清楚。

這也是柯文哲被家長與教師團體在網路上圍剿的主因,家長提出的問題大抵可分成三類,「家中兩個孩子剛好兩個年級,你要我怎麼接送」、「我是日薪階層,再不工作,孩子會跟我一起在疫情中餓死」、「我的孩子為什麼不是到學校上課的那五個,你以為是國民黨的偷打AZ五人戰隊喔?」

教師的問題,則以「實體授課與虛擬授課並行,現場老師會忙不過來」為主;講白了,老師光操作電腦的介面轉換,甚至是面對網路與實體上課學生的個人問題時,必須採取的班級經營手段,這恐怕是政策制定者無法權衡與顧慮到的問題,也就是要走混成授課模式,要思考的問題不是硬軟體,而是「人力」

相對北市的紊亂,新北對外的說明就清晰許多;新北基於疫情專業及教學專業雙重的考量下,以「人口集中」、「交通熱點」及「疫情發展」等因素,提出「實體授課」、「分流授課」、「線上授課」等多元授課的模式,並已提出防疫計畫的草案,正徵詢各界的意見中,「疫情受掌控的前提下,仍實體授課為主。」

其實中央可開始思維地方面對疫情的經驗,比照教育部制定的腸病毒與流感規定,授權地方政府自行決策停課的模式,無論是全校停課、班級停課或年段停課;只要依據疫情的防疫經驗與原則,就可讓學生在安全的政策下,享受應有的受教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