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潮論新聞網評論作家/陳慶之】
東京奧運圓滿閉幕,美國在最後一天進帳3面金牌,讓開幕以來一直在獎牌數領先的中國,屈居第2,不能盡展大國風光;原本美國主流媒體以「總獎牌數」做排名,遭到中國央視痛批,但結果卻是豬羊變色,美國的金牌數與總獎牌數都超越中國,穩坐世界體育第一大國。

美眾議員貝肯呼籲停止討好中共

值得注意的是,在台灣選手李洋、王齊麟奪下羽球男雙金牌後,美國眾議員貝肯發文祝賀,他意藉此機會向國際呼籲,讓台灣用自己的國旗與國歌參賽,停止討好中共。

貝肯還分享《紐約時報》的一篇報導,內容指數十年來,台灣在奧運的榮耀一直受政治干擾,代表隊名稱無法使用「中華民國」或「台灣」,必須依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(IOC)通過的決議,以「中華台北」名稱參與國際賽事,相關條例亦規定,禁止使用任何暗示台灣是主權國家的符號。

當年原本使用「中華民國」參加奧運的台灣,因為1971年聯合國大會決議,將席位由中華人民共和國「取代」,此後,中國自然要求在國際場合不能再出現中華民國。隔年(1972年)德國慕尼黑奧運,國名問題就困擾台灣,我代表隊開幕時,還舉著「抗議下」的牌子進場。

加拿大提議「台灣」,蔣經國政府反對

到1976年,名稱問題已經無法再閃躲,據當時的媒體報導,「國際奧會向加拿大政府壓力低頭,投票改變規則,把中華民國改為台灣」,「不出30分鐘,中國代表團長丁善理即在記者會上宣稱此項條件不能接受。」當時的國內媒體,還是稱呼自己為中國。

報導提到,「國際奧會以58票對2票、6票缺席,通過改變規則,俾使台灣能夠在本屆奧運會中參加比賽」;「我代表團項國際奧會發表聲明,嚴詞拒絕加拿大政府要我國以台灣名義參加奧運,倘使中華民國的國號、國歌與國旗同時出現在奧運會中不被接受,我國將堅持退出本屆蒙特婁奧運的原則。」

當時台灣總統為嚴家淦,行政院長是蔣經國,前者為虛位,後者擁實權,台灣要以什麼名義、要不要參加,不是嚴家淦或奧會團長丁善理能決定,換言之,蔣經國拒絕了加拿大的「好意」,然而,究竟是怎麼改名都不行,還是改為台灣不可以?當時也沒人敢追究,只是到了1981年,情況逐漸明朗。

中共跟隨國民黨腳步反對台灣

1981年,中華奧會與國際奧會在瑞士洛桑簽署協議,中華民國改為「中華台北」,並同意重新設計中華台北會旗、且更改國旗歌歌詞為會歌,而得以重返奧運。

整個過程,在威權時代,台灣人還不太懂奧運,參賽者也不多;中國則國力不強,也沒有要堵死台灣,此後,在各國際運動協會,都由「中華台北」取代台灣。

從加拿大幫忙想好「台灣」的名義,國民黨拒絕,到「中華台北」,國民黨希望大家共體時艱,顯然就只有國民黨反對「台灣」;如今,本來不反「台灣」的中國,跟著國民黨反台灣。其實,叫「台灣」有問題嗎?國民黨跟共產黨,不都可以解釋為「中國台灣」?很多中國「小粉紅」就稱呼台灣為「省隊」,可以「一個台灣、各自表述」。

國民黨在東奧反對「台灣」,還說蔡政府在東奧期間操作名稱是政治舉動,他們是蔣經國的徒子徒孫,奉行「一個中國」政策,當然要反台灣。有朝一日,當國際間大多稱呼台灣時,國民黨可能要到處去控訴,要求「正名」為中華民國。國民黨做的蠢事不是很多,而是只會更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