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潮論新聞網評論作家/吳崑玉】
8月24日全台慶賀疫情重見嘉玲(+0),柯P也不例外。柯文哲粉專貼文一開始貼的是「歷經三個多月,今天不只臺北+0 全國也+0」,兩小時候卻改為「歷經三個多月,今天不只臺北+0、全臺灣新冠肺炎確診病例+0」。四小時後又貼一文置頂洗掉前文:「睽違108天,台灣再度迎來本土新增確診+0」,談的全都是台灣民主政治下,不必用極權國家的強硬管制,也可以達成清0。整個修改過程被網友截圖抓到,連改三次,重點就是要改掉那個「國」字。原想用台灣民主對比對岸極權來爭取綠營認同,卻被自己一個「國」字打回原形。

這說明柯P自知,兩岸問題的立場搖擺是他的致命硬傷,被罵「檳榔」讓他不得翻身,成了他進一步奪取大位的紅色天花板,民眾黨爭取年輕人的紅色鐵欄杆,任由柯營白粉怎麼辯護、拍桌反擊、四出爭戰也沒有用。即使綠營在這波疫情處理上失分連連,柯P火力全開,卻只爭取到韓粉鐵藍。817年輕票掉了滿地,卻就是不會走進白色大門。所以想用兩岸疫情處理方式對比,表達兩岸制度差異,以及他對台灣民主政治的認同,來洗清自己身上的紅漆,用心不可謂不深。可惜千算萬算,卻死在自己的心魔,單單一個「國」字,就像小孩手中的一顆石頭,不小心就把整個水缸給砸破了。

實際上,台灣民主制度與大陸威權制度不一樣,台灣用最小幅度管制搭配勸導戴口罩等方式成功控制疫情,在去年「雙城論壇」前,便有府內幕僚提出來過,卻被府方高層否決,原因是不想得罪對岸。此說原理是,預期對岸一定會大談他們封城嚴管的制度優勢,在不想跟對岸撕破臉的前提下,用台灣民主制度限制為由,主談我們藉由公民社會的信任與合作,發展出社會成本最低的管控模式,不必封城也能清零,其實是種更具CP值的作法,如此才有所謂「論壇」的平等性與互相參考價值。但後來府方不願張揚得罪人,也就不了了之。

時過境遷,現在再把這套論述拿出來講,也不是不行。但在兩岸場合講,是一種國家尊嚴的表態,現在卻只是做做大內宣。純以「洗清」效果而論,前者是漂白水,後者只是過過水,好的論述必須搭配對的時機,否則無用。

最要命的是操作過程之拙劣,讓整個作業演成一場東施效顰的肥皂劇。政治上有些事,錯了就錯了,不改沒事,一改就出大事。反而讓人看到你真正在意的是什麼?焦慮擔心的是什麼?不敢碰觸的痛點是什麼?被人找到破口。

小小一個「國」字會演到如此九彎十八拐,推測的劇本是:一開始網頁小編與府內幕僚都不覺得這個說法有什麼問題。直到某位深藍傾向的恐共高層,以他心心念念又極度敏感的兩岸關係敏感度,想到近日小S一句「國手」便被對岸小粉紅出征到連續丟掉代言,因此要求馬上把「國」字拿掉。結果被綠營拿來大加嘲諷,只得再貼一文洗掉前文,才會如此反覆。

但真正的問題出在柯P與這些深藍人士的價值觀。我們憲法雖然將兩岸關係定位為「臺灣地區」與「大陸地區」,但那只是與對岸交往時用的。在國際上與國內任何場域,標準答案一直是「中華民國自1912年以來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」,這就是台灣所有人的紅線與底線。

不管大陸官方或小粉紅對這個「國」字有多麼敏感,那些反感與禁制皆不及於台灣海峽以東,包括金門馬祖和澎湖。那些因為怕大陸不爽,而自己把「國」字從台灣字典蓋掉或抹掉的人,根本沒有資格參與中華民國的政府與選舉,因為你既然不承認這是個「國」,憑什麼來選這個「國」的總統?當這個「國」的立委?做這個「國」的市長?組織這個「國」憲法所保障的政黨?甚至擔任這個「國」的官員?因為你們在價值觀上,根本不認同你所服務和效忠的主體是一個「國」,所以你也就沒有資格去領用這個「國」的國民所繳的稅金,來支付你的所有福利與薪資。

許多深藍人士愛談兩岸關係,但其論述方式純粹是利益導向,毫無價值底線,完全是向大陸方面「一面倒」,跟著胡錫進那種網軍頭起舞。酒店小姐好歹還有些「賣藝賣笑不賣身」的規矩,這些人卻像個只要有錢什麼都可以的站壁私娼,連「國」字都要自己蓋起來,深怕千里之外的長官會有所責怪,甘冒政治公關禁忌,也千萬「別讓粉紅不開心」,連點最基本的政治人格都沒有。

台灣是民主社會,你愛主張紅統或台獨,那是你的自由。但如果你的心底如此厭惡、如此懼怕、或如此忌諱這個「國」字,那就不要來碰這個「國」的任何公職。既要在這個「國」的主體裡吃乾抹淨,又不時協助毀滅這個「國」主體性,其行為就像是條寄生虫,或是細菌病毒,不把你消滅,整個「國」都得衰弱甚至毀滅。

中華民國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,現在還是,麻煩各位給這個「國」,一點最起碼的尊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