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潮論新聞網評論作家/總主筆】
週六特別邀請立法院游錫堃院長,到電台節目回憶當年1986年民進黨組黨的過往,因為最近拜讀一本書,「衝破黨禁1986-民進黨創黨關鍵十日記實」,這本書在網路書店排到第一名,也是民主進步黨難得有一本系統性記錄,民進黨建黨過程。

    過去最常聽到因為勢不可擋,所以蔣經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要不然就是公政會(黨外公職人員公共政策研討會),秘密組織十人工作小組做了決議要秘密組黨,於是在1986年9月27日決議隔天要在圓山飯店組黨,於是產生了1986年9月28日民主進步黨成立,至今已經三十五週年,但是為什麼在圓山飯店?為什麼選在9月28日?這本書有完整的論述。

    很難想像這已經是策劃三十五天的計畫,知道的人不到五個人,而我們後來解讀的「黨外公政會、十人秘密組黨工作小組」都是後期,記得蔡英文總統曾經說游錫堃是民進黨的助產士、陳水扁前總統說游錫堃是民進黨之父,看過此書,說得真是不為過,簡單的來說黨外組黨已經規劃很久,礙於人多意見多,但組織政黨已經是共識,在1979年美麗島事件的震撼,至此之前1960年雷陣組黨案….兩次組黨失敗,游錫堃清楚也了解,必須做這件秘密行動。

    說秘密也確實相當的秘密,從規畫場地、租借場地,但在9月27日前完成,由林樹枝尋找與租借,最後用魏耀乾全國牙醫師公會的名字租借,因為游錫堃認為要組織政黨就要風風光光在五星級飯店,當完成秘密行動後才有討論的空間,至此之前身「黨外選舉後援會」召集人的游錫堃再錯綜複雜的環境下,讓九二八組黨大會能夠以會員大會的方式,「突襲組黨」。

    看過此書的人不難了解,國民黨與蔣經國的狡詐,透過溝通與牽制根本不可能有所謂的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」,而且游錫堃內心很清楚,必須在選舉前趕快組織一個新政黨,讓之前因為美麗島家屬的炫風能夠延續,在1980年年底中央民意代表增額立委及國代選舉,美麗島受害者家屬在當時的時空下刮起了一股炫風,比如姚嘉文律師的妻子周清玉以十五萬三千多票當選北市國代、1983年方素敏從美國返台以一句「把林義雄還給台灣」北部刮起炫風,第一高票當選立委。

   而家屬帶領的炫風能夠在1986年12月6日的增額立委選舉,在因組黨失敗或大舉被捕的時候有一個預備期,所以必須在9月下旬完成組黨工作,才有機會在增額選舉中提出黨籍候選人,或有人被捕家屬能夠有提名的準備時間,至此可以見得「秘密行動、行動規劃、完成行動」是民進黨組成的重要關鍵,難怪陳水扁前總統稱游錫堃是「民進黨之父」、蔡英文總統要稱民進黨的「助產士」,如果沒有游錫堃的秘密行動、內心的沈著、戰略規劃,也有可能組黨都只是紙上談兵。

    游院長很少在公開場合誇耀自己,給人家的印象就是老實謙卑,事實上看過此書,很感受到那時的震撼,第一個是戒嚴時期而且前面已經有1960年、1979年兩次的失敗;第二個在情治國家隨時都被監看著,如何巧妙的化險為夷,順勢而為;第三個在多方意見中降低自己的光環,把光環投射在他人身上,完成目標;第四個以三十多歲已經是省議員的身份,有美滿的家庭,當時卻想好如果被抓,還可以在台北跟妻小見上一面,內心的堅忍與折磨如果不夠堅定一定會退縮。

    宜蘭人奠定了台灣的民主,從蔣渭水開始1921年的議會請願運動、1960年郭雨新與雷震籌組「中國民主黨」、1980年承受滅門血案之痛追求民主林義雄律師、1979年美麗島事件遭受冤獄的陳菊,到承接所有使命於一身的游錫堃在1986年能夠突襲成功組織「民主進步黨」,宜蘭人真的變成台灣百年民主命運的影響。

    認真來看,組織政黨的過程絕對是前仆後繼的犧牲,才能產生民主進步黨,如今的民主進步黨已經是執政黨,也開拓了台灣民主的歷史新頁,尤其1986年的民進黨組成、2007年游錫堃黨主席時通過「正常國家決議文」、2018年提出「台美建交」,似乎台灣的趨勢與潮流都在此步驟中,其中也遭受到許多質疑,但不就是先看到『勢』,台灣的民主必須往前,正常國家已經變成共識,不只是台灣更是世界的共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