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潮論新聞網評論作家/吳崑玉】
習大大一連串對內的緊縮措施,引起從索羅斯到紐約時報一整批專欄作家的連番砲轟,一致的不甚樂觀,卻沒有人知道真正的動機。

先別管自由慣了的老美怎麼看?光台灣這幾天聽到的,小朋友一聽說一禮拜只能打三小時遊戲,全都自動轉成了「天然獨」。有錢人看到「馬雲捐」、「騰訊捐」捐到形同淨身出戶,四處探問怎麼把錢從大陸轉出來?喜愛明星的粉絲團看到自己的老公老婆被圍毆,立馬同仇敵愾。一直吹捧中國好棒棒的經濟學者和投資專家,不是轉了風向就是突然噤聲,寧可改談台海安全也不碰中國經濟。職訓補習原是不敗的好生意,如今各類講師全數失業。大陸地區以外的各色人等,全都傻眼看著中國的劇變,連原本預言美中貿易戰美國必輸的中國專家,現在都戴起眼鏡轉台追劇,問題是這兩年新出的大陸劇怎麼那麼難看?喔!因為好演員、好導演、好編劇不是被抓了,就是自己乖點,改寫風花雪月,千萬別碰那些可能被視為藉古諷今、影射政治的敏感題材。

在習近平提出「中國夢」的初始,不少人曾將其與偉大的「美國夢」比擬。不但中國官媒與親中學者大加詮釋讚揚,習近平也曾說:「中國夢與美國夢是相通的。」中國夢與美國夢雖然緣起不同、本質不同,但只要相互尊重,彼此包容,終究也可以殊途同歸,共存共榮。

但現在,這一切就像渣男與公主的婚姻,美麗童話終究只是夢幻泡影,甚至會讓相信者血本無歸,淨身出戶,甚至身敗名裂,落難被關。

美國夢的起源,是一群在歐洲本土混不下去的低端人口,試著在新大陸上建立一個立足之地。由此建立的自由風格、社區主義、開放創造,貫穿了整個美國大陸,形成一個「只要肯努力就會有成就」的夢想之地。200多年來,無數顆腦袋一起創造,一起激盪,創造出了這個偉大國度,民主自由、市場經濟、公民社會是其外在,真正的內涵是這種憑藉個人本事創造一切的企業家精神。

美國社會的尊重是相對的,而非威權的。有次去美國,阿姨帶了我老妹去參加一個教會活動。教會牧師正在向教友說明教會搬遷的進度,錢也募好了,地也找到了,政府與教會也都核准了,但因還在與當地社區溝通,所以可能還需一年才能搬遷。原來是預定地社區有居民反對,認為教會會帶來大量人潮,干擾社區生活,所以還需要溝通。

這事情如果在台灣,應該早蓋好了。如果在大陸,管你社區居民同意不同意?一紙命令下來,為了國家發展需要,全區都給拆了,要不就給關起來。

但中國夢背後的邏輯與價值觀從來沒有「尊重個人意願」這一條。「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濱,莫非王臣(民)。」中國向來是集體主義與封建主義的,所有資源不屬於皇上,便屬於豪強士紳或王公貴族,所有土地、房屋、財富、工廠、商業機會、人身自由,都是上級領導賞你的,說收回就收回,就當是國家搶劫你了,你想怎麼著?當上頭想要,你以為你還能留著點什麼嗎?

換句話說,美國夢的核心是創造,但中國夢的核心卻是「秩序」。美國夢像是由一塊一塊個人創造的積木堆疊起來的,但中國夢是由幾個領導人做出來賞給你們的。美國夢需要幾億顆腦袋一起發想創造,中國夢卻只准由幾十顆腦袋想像計劃,其他十幾億顆腦袋給我停機待令,雙手用來工作捧飯,兩條腿也站好你那個由尊卑長幼畫好的小圈圈,別給我亂動。

這種差異在改革開放時代還不明顯,但在老習這一波返古帝制之後,把整個中國社會觀念推回了辛亥革命之前,回到「中學為體,西學為用」、「師夷之長技以制夷」的開明專制階段。依賴一個明君聖主,推動小康富裕,但若接班人腐化孱弱,立馬會被外戚、權貴、宦官們給架空吃掉,但明君所建立的控制體制卻使這些人能夠無所不搶,國家迅速多重器官衰竭,以致崩解。

以上這段是假設習大大是個明君,但如果他根本只是個自以為是康熙大帝的敗家子呢?那就會崩解得更快。

照他現在的玩法,正在把中國推向一個如同傳統中國儒家所主張的,等級森嚴的階級社會,而不是一個更尊重個人的公民社會與開放社會,而開放社會是西方資本主義與自由經濟的土壤與養份來源,這是堅信「開放社會及其敵人」這套理論的索羅斯,如此強力猛批中共近日政策的原因。

至此老習已清楚證明,中國夢不可能是美國夢的翻版,而會是1984老大哥預言的實現。老習的中國夢是他個人的美夢,卻是馬雲、馬化騰、新東方、滴滴打車這些築夢踏實的企業家們的無盡惡夢。老習搶劫了他們的夢想來填充自己的神像,卻永遠無法給中國夢創造出一個富足安樂的靈魂。

照老習這種搞法,幾乎把改革開放連根拔起,中國想再回到過去40年那種超速繁榮,恐怕是緣木求魚。有人認為中共視台灣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核心利益,必會世世代代強索糾纏。沒錯,但中共得先活過下一個30年再說。